复杂的语言技巧是现代人取胜尼安德特人(Homo neanderthalensis)的关键

尼安德特人

人类历史上最迷人的奥秘之一,莫过于在欧洲繁荣了成千上万年的尼安德特人的命运了。大约3.5万年前,随着冰川蔓延过整个欧洲大陆,尼安德特人便灭绝了。日前发表在《自然》杂志上的一篇研究报告指出,正是现代人更加完善的语言技能,使他们取代尼安德特人,成了文明社会的主人。
  英国科学家探索“尼安德特人”消亡之谜
  在德国伟大诗人海涅的故乡———杜塞多尔夫城附近,有一个名叫尼安德特的峡谷。1856年8月,采石工人在峡谷南侧的石灰岩山洞中发现了一副人的骨架,共有14多块骨头,其中有一块是珍贵的头骨。这是一种古老的人种,1864年被爱尔兰解剖学家金氏命名为尼安德特人。
  揭开尼安德特人兴衰之谜,人类童年的历史将更加清楚地展示在世人面前。为了揭开尼安德特人突然消亡之谜,科学家们长期以来苦苦探求。最近,英国剑桥大学史前以及人类进化学教授保尔·梅乐斯在《自然》杂志发表文章,介绍了这一研究领域的最新进展。
  梅乐斯根据先前已有的证据推出一个结论,最早的现代人种是于后旧石器时代由非洲抵达欧洲的。科学家在德国南部发现了象牙雕成的狮头男性人身像,这是后旧石器人类文化遗迹。研究者发现,后旧石器人曾经遍布欧洲和中东。根据放射性碳元素可以确定,这些后旧石器人类兴起于4万年到3.5万年前。而根据最新的DNA研究显示,现代人的足迹在那个时期已经遍布欧洲大陆。然而与此同时,尼安德特人却突然退出了历史舞台。在此之前,它们已经进化了20万年,并成功地适应了冰河气候。
  尼安德特人为何会被现代人取而代之?梅乐斯认为,答案在于语言。梅乐斯认为:“如果没有复杂的语言技巧,以及与之相应的发达大脑结构,要创作出精雕细刻的骨器、石珠、个人装饰物以及抽象和具象原始岩洞壁画这些物品几乎是不可能的。”
  复杂的语言技巧是现代人取胜尼安德特人的关键
  在最近的30年里,考古学家对于化石的研究主要着眼于对于语言进化的分析。这方面的研究是美国布朗大学语言学家莫利普·利伯曼1969年最先提出的。他和耶鲁大学解剖学家埃德蒙·克里林将尼安德特人的骨骼拼组起来,发现尼安德特人的发声系统与黑猩猩一样,是一种单道共鸣系统。这种系统的发音能力很差,声道结构决定了它不能正确和清晰地发出元音。
  利伯曼认为,尼安德特人如果有语言,也是口齿不清,这就影响了语言的发展和交流的进行,影响了群体的生存能力。根据考古学家对于这一现象的解释:大约在10万年以前,现代人类的祖先和尼安德特人一同游荡在地球上,当时人类祖先与尼安德特人的脑容量相差无几。不过,在体力上,人类祖先却没有尼安德特人强壮。根据当时的判断,被淘汰的应该是人类的祖先。但是,到了距离现在14000年,人类学会了利用被训练过的狼狗来帮助人类发现外患的入侵,这样,人类的嗅觉逐渐退化,这种退化使得人类在发音方面得到进化。
  美国布朗大学语言学家莫利普·利伯曼和耶鲁大学解剖学家埃德蒙·克里林发现,人类具有比尼安德特人更加完备的发音系统。发音系统的丰富导致语言和思维的丰富。这就是尼安德特人被最终淘汰的根本原因。
  大多数科学家都相信,包括后旧石器人类在内的现代人拥有复杂的语言。今天的原始部落同样掌握复杂的语言技巧,无论是澳洲土著,还是爱斯基摩人都有着同样水平的语法。梅乐斯解释说,复杂的语言技巧是现代人类取胜尼安德特人的关键。互相沟通的能力,使原始人能更有效地从事狩猎等合作活动。他们在分享食物源地信息方面也更具优势。这对于度过严冬来说是至关重要的。
  科学家推测,处于最后一个冰河纪中期的欧洲几乎是不毛之地。而抵达欧洲的后旧石器人发挥了他们已经具有的语言优势。当尼安德特人消失的时候,欧洲大陆的气温摇摆幅度在8摄氏度之间。梅乐斯认为,由于拥有新技术、发明能力以及语言,现代人能够比尼安德特人更迅速地适应天气的快速变化。在此之前,尼安德特人经历过类似的气候变迁,并且生存下来。但他们那时并不需要面对现代人类的竞争。
  现代人类拥有独特的语言基因
  从类人猿到人,人类完成了最后的进化过程。可是今天的猿,如黑猩猩、大猩猩等之所以原地停滞了下来,其原因之一就是没能掌握语言。人类为何得天独厚地掌握了语言,从而顺利地在进化过程中走在前列?最近,新西兰奥克兰大学的迈克尔·考尔帕利斯博士提出了一个二段进化论的观点,指出语言能力的获得来自基因突变所产生的飞跃。
  考尔帕利斯的二段进化论认为,在第一阶段起主要作用的是CMAH基因,包括黑猩猩等类人猿在内的非人类动物都有这种基因,惟独人类没有。对此,日本和欧美的专家共同研究的结果表明,尼安德特人也没有这一基因。科学家认为,二三百万年前,人类祖先在一次突然变异中失去CMAH基因,就在发生这一变异的同一时期,人类祖先的大脑容量增加了。考尔帕利斯博士认为,CMAH基因的丢失,使人类祖先摆脱了束缚大脑成长的障碍,从而大脑容量迅速增加,完成智能的基础结构。第二阶段起主要作用的是FOXP2基因。这种基因来自一种具家族史的语言障碍症,最早是由美国一个专家小组发现的。考尔帕利斯博士认为,FOXP2基因不但促成了大脑容量的骤增,对发声器官做微妙控制的能力也得到提高,这些都与人类获得语言能力直接相关。
  语言基因FOXP2的发现在语言学和生物学领域确实引起关注。相关文献约数十篇,纵观这些研究结果,存在两种意见:一是FOXP2基因与人的先天语能有关;另一种是无关。
  需要明确的是,生物界任何一种机能都是由多种基因所决定,并存在着复杂的相互调控机制,对语言这样一种为人类所特有的机能更是如此,因此,不可能只存在一种语言基因,FOXP2的发现为研究先天语能及语言习得的生物学机制开辟了崭新途径,语言一定存在着特有的生物遗传基因系统。
  语言是人类长期进化的产物,正如人类学会站立是其适应环境需要在漫长实践生活中所形成,并将这种机能以生物信息的方式保存下来。作为文化信息的传递载体,语言又称为人类的第二套“遗传系统”,语言同样存在其生物物质基础,否则,人类不可能在出生后的短期内学会母语。作为第二套“遗传系统”,语言有其自身的规律,涉及意识、思维等人类特征性的方面,因此,语言学的研究应加强与现代生物学、脑科学、数学等自然科学的合作。
http://zhangziyueup.iteye.com/blog/1325630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